奇异小说 - 网游竞技 - 重生学概论在线阅读 - 088 直面权斌恩

088 直面权斌恩

        早上,罗纪来到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入乡随俗,本来喜欢喝茶的人,现在也习惯性提着一杯冰美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确实没有休息好,不过罗纪倒是在这个过程中反思了自己,最后决定接受孙艺珍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发现了油管推送的问题之后,一直没想好怎么解决。现在决定按照孙艺珍所说的那样,直接找权斌恩挑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谷歌韩国这边的领导者,罗纪不相信权斌恩是蒙在鼓里的。也许孙艺珍的猜想没错,这就是一个试探。接下来轮到自己出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自己的工位了,罗纪并不着急。他照例看了一下工作的内容,等到时间来到了大概九点多,罗纪才起身来到了权斌恩办公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敲敲门,等到了里面的请进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纪推门进去,打了一个招呼:“上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权斌恩看到罗纪,目光一转啊,笑着点点头:“你要是没事,可不会来找我套近乎的。有什么事,坐下说吧。我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纪说道:“不用了,就谈几句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权斌恩起身,却先把办公室的百叶窗拉上,然后才说道:“也是,我这里也没有茶,我记得更喜欢喝茶。那就算了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一点,前段时间我在工作的时候,发现油管这边的数据推送,有一些问题。”罗纪盯着权斌恩的眼睛:“不知道学长,知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美国是很少提及学长这种称谓的,但罗纪还是加重音提了一下,就是想让权斌恩能想明白。有些事私下里说是没关系的,但要是真的把罗纪当傻瓜,那就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,我有所了解。”权斌恩却不动声色,反而问道:“对了,你有回到美国发展的打算吗?你的条件,申请绿卡或者直接入籍,应该不难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纪不知道权斌恩为什么会这么问,说道:“没有,我父母都在我们国内,所以我从来没有打算毕业后呆在美国生活和工作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只是闲聊。”权斌恩说道:“我这边还有事,这样吧,今天晚上我们提前下班,反正我说的算,当是给你放假。我们下班后找个地方吃个饭,你来到韩国,我还没有尽地主之谊。有什么事,到时候再说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纪明白,权斌恩这是要给自己交代实情了,于是点点头:“好的,那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权斌恩的注视下,罗纪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把一切说出来之后,罗纪心情一松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,有时候身边还真的需要一個类似于贤内助的角色,帮自己出出主意。毕竟这种事就算是两世为人,也要耐心衡量利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罗纪可以确定,自己遇见的推送问题,确实是权斌恩搞的鬼。但是他想不出权斌恩为什么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前世,权斌恩好像就是在2010年中旬的时候,从谷歌离职后回到美国,后来的几年,生活过得貌似有些窘迫,所以也很少再过去的熟人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大家都知道权斌恩情况不太好,好像是财务出现了困难。但是具体的事情却不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纪此时想起这件事,不由得推敲起来,看来权斌恩操控推送数据的原因,找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看来是很缺钱。所以现在他想拉我入伙吗?是这样的吗?”罗纪心里权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自己要参与吗?前世权斌恩好像没有因为这件事出问题,但缺钱的事情好像也没有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还需要好好思考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罗纪在思考,办公室里的权斌恩其实也在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罗纪所设想的那样,权斌恩确实很想拉罗纪入伙。因为现在的他一个人,已经是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权斌恩现在遇见了一件麻烦事,甚至可以说是此生最麻烦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说来话长,权斌恩的父母是韩国人,但是在旅游的时候隐瞒了身孕,在美国硬是在呆了几个月将他生下,使他获得了美国国籍。也就是说,他是一个完全没有美国家庭背景的美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此之后,他总是跟着他父母一起往返美韩两国。直到18岁上大学,他才一直在美国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权斌恩严格意义上是双重国籍,因为他还有韩国的身份证。而他的韩国身份证一直在他父母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是这身份证,让他现在陷入了极大的困难。他的父母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,用他的名义在韩国开了卡,并且给权斌恩买了一套房。并且在看到房价开始飙升的时候,用权斌恩名下的房产,做起了“全租房”业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权斌恩的父母在这个过程中,不断的出租房屋,购置房产,继续出租,继续购置。在这样的循环下购置了十多套房产,并且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权斌恩虽然知道父母在炒房,但是他也只是反对了一下,自己也没有过多的话语权。毕竟这些钱是父母的,都赚了这么多钱了,自己再去反对也不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不久之前,kb金融银行的一个副总裁打来电话,告诉权斌恩,有人调取了他的资料,并且细细核对了他名下的账户,并且把这些资料全部要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副总裁和权斌恩是朋友,所以才私下里跟权斌恩说,调取资料的人应该是税务方面的,而且和美国有关,并且对他账户上的资金流水和流向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权斌恩顿时感觉到不对,因为他的资金流水很简单,就是一些日常消费和工资。他还聘请了知名的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帮忙申报2005年到2009年的报税,并且还汇报了来韩国之后,谷歌公司给他的收入报税。这没有违反任何的条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等他细心再调查的时候,却惊讶的发现,自己在kb金融银行还有另外一个2003年开通的账户,上面有很多笔对其他几个银行的汇款。包括但不限于汇丰银行、渣打银行、德意志银行、新韩银行、友利银行、华夏银行在内的多个银行账户。并且联系电话非常熟悉,是他母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时候,权斌恩才开始去查相关的账户,结果让他崩溃的事情发生了,上面竟然有上千万的美元流水,这些流水不用问,基本上可以肯定是拿了他身份证件的父母去操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权斌恩瞬间就傻眼了,因为他真的摊上事了。这一切违反了美国的一条重要条款,一条让他身败名裂的条款:fbar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