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异小说 - 网游竞技 - 谶语定新朝在线阅读 - 第十六章 危峰叠嶂

第十六章 危峰叠嶂

        山下看山半在天,山巅高阁更堪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杨馨、刘歆、梁方三人出得济南城郡向西南十余里,终于来到篇遇山脚,看着半入云霄的山,杨馨心中全无底,赵神医祭祀山神的故事太过诡异,虽然她是一个现代人,可现在出现的一切已经全然超出她的认知,早已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了。或许真有神明吧,为了白老师,即便没有她也诚心祈求有神明给予庇佑。

        转头,看着背着竹背框的刘歆,杨馨实在想笑,明明阿燕为他们准备了两个布包袱,可刘歆非背他的竹背筐,一路风尘,像极了宁采臣,只是不知道这小倩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沿着山路缓缓向上,不多时,眼前竟是密林,全是奇形怪状的树,有的枝叶似人手,有的枝叶似蒲扇,一棵紧紧挨着另一棵,枝干纠缠,藤蔓四绕,叶片交织,层层叠叠,阳光都难以透下,地上极为阴湿,全是杂草枯叶苔藓,露着尖刺的荆蔓蒺藜,虽是夏日,可一阵风吹来,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不由打起寒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退容易,向前极难。杨馨安耐住心中的恐惧,深吸几口气才道:“看这阴森之气,此处恐怕便是管家所说让人不住打转不停走的树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歆点头道:“前路全无法分辨,定是无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方也觉这密林甚是危险,一手按在腰间长刀之上道:“一会进入你二人紧跟我身后,林密叶茂恐有毒蛇,毒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点头称是。刘歆从背囊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圆盘,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,杨馨只看一眼,便舒了一口长气——正是罗盘!自己差点忘了刘歆本是算命先生!这风水八卦方位自是难不倒他!

        刘歆对看着罗盘,默念着译文道:“向东先走七步。”示意方位,梁方先行向前走上七步,刘歆和杨馨紧随其后,刘歆又道:“逢柏退半步。”四下看看道:“没有柏树,再走七步。”梁方依言向前,人已进入树丛中。刘杨二人不敢怠慢,赶紧跟上。刘歆细辨枝叶,鳞片状叶,果然是柏树,让梁方向后退半步,辨清西北方向,让其走三步,再找那叶片顶端尖,基部宽楔形,叶缘有锐锯齿,叶背中脉有灰黄色长绒毛的橿树,如此反复几次才找到,令梁方向前半步再朝西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数个时辰过后,三人终于穿出密林,高度的紧张,此刻全身都是汗,正待休息片刻,一阵微风袭来,隐隐有檀木之香,让人心情舒畅,杨馨正待再深吸一口,已听得刘歆急叫:“快快掩鼻跑!”杨馨连忙掩鼻紧随其后,跑了约莫数百米,刘歆才停下,惊呼:“好险!”杨馨身子都站不直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问原因。刘歆才道:“檀杻木,香气清淡,闻一令人心情舒畅,再闻便令人迷惑,丧失心智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一也不禁皱眉道:“这密林可比那毒虫毒蛇可怕得多呀!”回望身后密林,不住摇头,心中不禁生出怯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胡乱的吃了些干粮,眼看日头已高,也不敢耽搁,朝着那隐入云中的山顶爬去,一路虽然崎岖,几次贴着悬崖峭壁边,可好在有梁方,轻而易举地便将刘、杨二人托举过去,终于三人来到了山顶,一座小木屋孤零零的立在山石之间,在阳光的照耀下,木屋顶全是金灿灿的光,逼得人不敢直视。杨馨一阵激动,真的有山神吗?朝着那小木屋便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空中传来一声极诡异的“啰……啰……”的声音,杨馨放慢脚步抬头看的一瞬间,一只黑色的大鸟以极快的速度朝她扑将下来,巨大的俯冲力,杨馨仰天摔倒,那大鸟灰色的尖锐利爪落在她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,梁方甚至都还未将小心二字说完,那大鸟白色的头颈如利钩般的长喙朝着杨馨的脖颈便啄咬下来,鲜血如水流般全都进了那大鸟口中,杨馨吃痛,强烈的窒息之感唤起了她的求生意志,说时迟那时快,她强忍疼痛扭头朝大鸟脖颈便狠咬下去,大鸟受了惊吓,张开如铁扇般的黑色翅膀扑打杨馨的头脸,扇动翅膀,强行将杨馨脖颈上的肉撕咬下一块,扑腾飞到高空只眨眼功夫便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馨只觉得脖子上极为冰凉,口中是撕咬下来夹杂着白色毛的大鸟肉块和着血腥味,想吐出却没有一点力气,一喘息竟全吞了下去。梁方飞奔过来,忙按住她脖颈上正往外冒血的伤口,可哪里止得住,一时情急,抓起地上的杂草便胡乱往她脖颈上按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有些昏迷的杨馨此刻身上突然感觉燥热,脖颈极痒,她伸手便去抓,刚敷在她脖颈上的杂草此刻全到了她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方本想制止她抓向伤口的手,可动作竟然慢了,再看向她的伤口,突然呆愣在原地,眼中全是不可置信之色。杨馨脖颈上血流如注缺了一大块肉的伤口,此刻竟一点痕迹都没了,要不是他手上还留有杨馨的血,他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馨手朝地上一撑便坐起,梁方刚想伸手扶她,哪知她已然站了起来,动作之快令梁方不由咋舌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歆这才跑到她们跟前,急道:“先生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馨伸手摸了摸脖颈,全无疼痛,摇摇头答道:“没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歆看着安然无恙的杨馨,全然不知刚才之凶险,转头看着满脸疑惑的梁方,不解道:“梁壮士是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方咽了咽口水,指着杨馨脖颈结结巴巴道:“方才,馨儿姐脖颈上被大鸟咬去了一块,血像泉水一样的往外喷”摊开手,继续说道:“你看,我手上的血都还在,可奇怪的是,只眨眼间,那伤口竟然消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歆看向杨馨脖颈,确实没有伤口,可梁方手上的血迹确实才干。杨馨也记起了方才大鸟撕咬她之痛,想来是那杂草之功效,摊开手,杂草里竟然有片黑褐色的绒羽,似那大鸟身上落下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馨拿着绒羽,想着刚才之凶险,伤口莫名消失,这遭遇也太过神奇,匪夷所思之事再加一,自己也慢慢习惯了,说道:“想来神奇的是这大鸟吧,它吸我血,啄咬我肉,我也咬下块它的肉,它是吸血之物,想来也可止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歆道:“这正是万物之相生相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馨点头表示赞同,想不明白的事太多,不如不想,于是说道:“还好有惊无险,我们先去看看山神吧!”说罢便想往前走,梁方急忙出言制止:“馨儿姐,你们跟在我身后!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看到杨馨惊险之状,梁方心中满是自责,那喷涌的鲜血,还是触动到了他的心底,他生怕杨馨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贫寒出生,正不知如何度日之时,凭借武艺得到杨馨招纳,本以为一生都将做奴隶,哪想杨馨竟待他如亲弟。刚才那惊心动魄的遭遇,他再也不想见到!

        梁方打起十二分精神,小心的靠近木屋。说是木屋,可其实是依着峭壁搭建的几块木板罢了,屋内没门,可门槛却极高。梁方迈入屋中,只见屋正中墙摆着一张四四方方的供桌,三面墙全是青黑的岩壁,检查再三,所有东西一目了然,这才请刘、杨二人进入。杨馨看着这空空如也的房屋,供桌上的灰尘,哪里有人居住的痕迹!山神又在哪?哪怕石像、画像也好,可却什么都没有。杨馨不甘心,将屋内每一寸岩壁都敲打抚摸了一遍,可是没有机关、没有奇迹。好不容易才来到的地方,到底是哪里不对?

        杨馨越找越急躁,没好气地吼道:“子骏,你别呆站着,快翻译后面的内容!梁方,你去外面看看,有没有奇特的地方!”二人看她如此烦躁,也不吱声,默默地依她言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馨眉头紧锁,踏出屋外,看着那即将下山的太阳更是烦闷,究竟是哪里不对?夫夫之山神于居之,难道这夫夫之山指的不是这?可是有打探过,这赵神医拜山神来的就是这篇遇山啊!难道他会飞天遁地?可即便他真会,不管是天山还是地下,这里也没有半点山神的痕迹啊!更何况,他要是有那么大的本领,又怎么会被关在那如炼狱般的牢中?究竟是哪里不对?

        牢中发现的书,树中发现的书,为何不放一起?难道是效仿武侠小说中武功秘籍的心法和招式,只得其一,不知其二,那也没用?他在大树下坐整宿真的是祈求山神同意上山?难道真有高科技可以通话?有点扯吧,要是真有高科技我和梁老师多少也能识得。恐怕只是掩人耳目,拿取树中书吧!我到底遗漏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细细回想着管家说的赵神医的故事,短则三五天,长则十天半月,难道每次去的地方不一样?那何必爬上山来再去?杨馨边想边来回走,不知不觉间太阳渐渐消失不见,天色黑沉了下来,月亮渐渐露出脸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月亮!”杨馨猛拍脑袋:“我怎么能忘了这个!他是中秋祭月时来,梁老师说过树皮上的蹊跷,非得月下,月光均匀才能看出,如果设计机关的人是同一人,那这里的秘密也必然会和月亮有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节,杨馨飞奔进屋,激动地叫道:“月亮,月亮!我想到了!”梁方闻声赶来,杨馨将方才所想一一对二人说了,刘歆眉头一蹙,摇头道:“若真和月亮有关,可这中秋时日尚早。”杨馨摆手道:“中秋日月亮大如圆盘,异常明亮,若真和这月亮相关,只要能调整月光位置和亮度,那也能造出中秋月亮效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刘歆和梁方大为震惊,造出中秋月,这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馨道:“月亮其实每月十五都会圆,如果我们能调整位置……”偷偷看了刘歆一眼,见他点头表示赞同,问道:“还有几日月亮会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歆掐指算了算道:“五日!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杨馨点头道:“行!那来得及!”心中有了主意,席地坐下道:“今夜我们就好好的赏赏月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紧张了一日,此刻委实困顿,不多时眼皮打颤,竟睡着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杨馨猛然从梦中惊醒,看着那悬挂高空的弯月,果然有一缕月光扫在屋脚,心中所料果然不错,中秋月想来这光必定照到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