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异小说 - 网游竞技 - 回到南宋当食神,隔壁小孩馋哭了在线阅读 - 第十九章 迎着明媚的阳光

第十九章 迎着明媚的阳光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瞪圆了眼睛,实在是太香了,料粉香的不可描述,因为拥有一种复杂的复合香味,以前从未吃到过这等美味的味道!

        “捏的太少了,多捏点调料。”红华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声音不大,却在此刻令众人宛如听到了洪钟大吕般的巨响,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瞪圆了眼睛,料粉进入口中,口水不自觉的溢出,食欲大增,而且令人有种越吃越想吃的冲动,只是一天窝在厨房里,红华竟真的搞出来了这样的调料秘方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真的是秘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惊喜交加,“相公,你只用一天时间,就做出来了新的调料秘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只用了一天。”红华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哪,相公你真的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更加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说了,你家相公最厉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得意的大笑,看到娘子开心,他感到无比开心与自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场之人,也都是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华哥哥,这个秘方调料,是做什么小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活泼的林玲满脸期待,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以前从没吃到过这种味道,实在想不出它能做什么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沉稳的林琳也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婶、陈振脸上都是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刚才不是觉得调料秘方,很难搞吗?”红华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四个人满脸窘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原本以为调料秘方是很难弄到的,没想到红华真的又搞出来了秘方,真是运气太好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华哥哥,我们哪里能知道你有这么厉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玲大囧,吐了吐小舌头,显得可爱俏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撒娇可没有用,我这人向来不吃这一套的。”红华抱着手,打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袭人姐姐,你看红华哥哥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玲立刻告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拉着他的一只手,嗔怪,“大家刚才也是担心你嘛。你说说,到底要做什么小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我就告诉我的好娘子。相公这辈子被你吃定了,谁撒娇我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愈发得意一笑,捏捏袭人的瑶鼻,逗得她的俏脸一红,“胡辣汤,这调料是特制胡辣汤的。你们刚才尝到的没见过的味道,叫做胡辣。这是卖到全国闻名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卖到全国闻名的胡辣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听都没听说过?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皆是疑惑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把胡辣汤做出来,你们一吃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微微一笑,这是现代风靡的美食,交通不发达的古代,能知道这玩意才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实在累了,先行休息,明天开始正式制作胡辣汤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几人叮嘱了一声,他回到卧房,倒下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华一走,林婶等人又露出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这是怎么了?”花袭人询问,刚才明明都很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丫头,红华是个要强的孩子,我刚才不敢明说,但我得给你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调料的确很香,可不知道做出来的小吃,是否也会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婶叹道:“不怕你笑话,以前婶婶也买过调料粉,可是做出来的味道,和酒楼里的味道,根本不一样,没有人家的那种香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沉稳的林琳道:“秘方调料,也要有匹配的美食制作方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调料倒进锅里,菜不出来,谁也不知道味道到底是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只是会做些家常便饭。包子还比较简单,但这个胡辣汤,一听就不简单,我害怕明天红华哥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的话语,令花袭人也是露出了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最后她目中露出坚定之色,“我相信相公一定会成功的。但我们也要努力卖包子,只要我们包子生意,始终红火。月底我们也不见得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卖包子,林婶等人都认真的点头,“胡辣汤这个新小吃,估计是没什么希望。包子是我们最后的机会。有这个包子在,我们以后都不愁吃穿,拼了命,我们也要保住包子秘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白云朵朵,杨柳依依。

        碎金般的朝阳之光,撒满了大地,令万物仿佛都笼罩了一层金纱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华悠悠醒转,感觉睡美了,浑身舒坦,昨天的疲惫全部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惺忪的眼睛,顿时头皮发麻,吓得发出一声惊呼,“鬼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床头站着四个女人,全部都眼睛通红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们,吓死人了,怎么都不出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被吓了一跳后,这才看清了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与林婶等人似乎都刚刚哭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活泼的林玲还在流眼泪,“输了,我们红家包子铺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无语,“大清早怎么说这种丧气话,我还没出手呢,怎么就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华哥哥,我们家的包子卖不出去了,我们真的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玲说完,就再也绷不住情绪了,眼泪哗哗的往下掉,“你好不容易打下的基业,眼看着就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较沉稳的林琳开口说道:“李家酒楼在今天把他们的包子大降价,一文钱两个菜包子,大家伙都跑去酒楼吃包子,不来我们包子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婶叹道:“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忠实的老顾客,始终坚持来我们这边吃。但和以前比,包子铺的生意可以说一落千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一下子笑了出来,“为这事,你们哭的稀里哗啦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华哥哥,我们包子铺被人害了,怎么能不哭呢,我伤心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玲哽咽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,难道你还有什么拯救我们包子铺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若是跟着降价,就等于亏钱,月底更赢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好绝望,相公,我们降不降价,都是死路一条了,这些人太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袭人走了过来,眼泪落在红华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这个为自己曾吃过无数苦的清丽少女,红华再也笑不出来,只是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手擦掉袭人的眼泪,“娘子,别人是酒楼,包子不赚钱,其他菜继续赚大钱。我们只有包子卖,就一定是死路一条。跟降价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俏脸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红华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小脸,“娘子别怕,我们不是可以卖其他小吃吗,之前不说了,以后我们是小吃店,而不是包子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眼泪哗哗的掉,“相公,我好害怕,我害怕你会自暴自弃,变成以前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温柔的笑着,捏捏她的俏脸,宠溺道:“走,相公做胡辣汤给娘子吃。哭了一早上,还没吃东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袭人抹了一把眼泪,努力坚强道:“我相信相公一定能成功,我们的胡辣汤一定会大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华欣慰一笑,走下床,拉着花袭人的手,迎着照进屋子的明媚阳光,大步向前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,也一起来吧。”他自信的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酒楼包子降价,他早有所料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为什么要去搞胡辣汤调料,防的就是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平静,好自信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玲惊道:“难道胡辣汤真有红华哥哥说的那么好吃,能卖到全国闻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沉稳的林琳深吸一口气,“若是胡辣汤真是能卖到全国闻名的小吃,那就一定能救我们的包子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婶双手合十,“妹妹,你在泉下有知,一定要保佑你的孩子成功,否则这个包子铺,就被坏人抢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