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异小说 - 武侠修真 - 盗天仙途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十五章 神就应该是神

第七百十五章 神就应该是神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在安倍晴明处出来,已是傍晚,天上雪已停了,最后一线阳光渐销,月色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白雪皑皑,洁白无瑕,路人痕迹,已被雪覆盖,寒风吹过,雪撒向仍在流淌着的河,消无声息融入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结界还在,只是千创百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元794年以后,平安京成了首都,按照阴阳道占卜的地相学,平安京是「四神相应的圣地」,北面是山(船冈山)、东边是川(鸭川)、南侧是湖(巨椋池)、西通大道(山阳道)——正配以玄武、青龙、朱雀、白虎四神,以祈神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配合自然地形,天皇在京都之内相应修建了延历寺(鬼门)、东寺、西寺(禁中)及罗成门(南面),以防怨灵作祟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水结界这样,又是日本朝廷所在,本应百邪不入,但现在不敢说到处是灰黑之气,也有点点聚而不散,隐隐间带着血光,难怪才入夜,路上的行人都不见,靠近河的百姓更在太阳还挂着时,就已关紧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贵大人不会在意贱命,住在附近的百姓为了不引恶事进门,自己甚至都不敢在平时多讨论,只在眼神间传递着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生活在平安京最底层百姓们的忌讳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妖鬼!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就在这时折返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一层厚雪,浮雪下是碾压过变得坚硬的旧雪层,走在上面稍不注意就可能滑倒在地,可在裴子云脚下,这条路再平整不过,一路踏雪,平平稳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气质出众,与低级武士不同,某些听到动静透过门缝望出来的人,目光里带着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这武士是不是来除恶鬼……唔……”寒风中,一个孩子的稚嫩声音突然响起,但随后被掩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没有去看,径直前行,抵达一处石桥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白天坐牛车经过时不同,此时上这石桥,发现这里风景还雅致,虽桥下的河,颜色阴暗,在月光下,平静得令人心悸,连普通人都能感觉到不对,但站在石桥上,却能眺望很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河侧还有着一些树木,此时是冬日,看不到翠绿,但繁密的树枝上覆上薄雪,在月色下,犹一树梨花开满,甚是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可惜,这样地方,已被污染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士大人,您是在等妾身?”就在裴子云这样想时,一道女声幽幽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转身,就看到桥头,不知何时出现的十二单衣的女子,正慢慢踱步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姿势优雅,身材苗条,仿佛走着的并不是一条石桥路,而是铺着鲜花的情人之路,眉眼间,冷淡中透着一种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黑的头发与苍白皮肤形成一种美,都说月下观美人,此话放在她身上,的确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没有在她病态之美上多留神,而直视她的眼,开口:“等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入夜来到妾身居住的地方,又这样直勾勾盯着妾身,难道不在等妾身,是在等别的女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用折扇掩住半面而笑,这种勾引,与本身保守冷色调,形成极大反差,更添了几分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熟视无睹,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美丽女子,而是骷髅一样——不是真的视红颜如枯骨,而是见过的出色少女实在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称上一句美人,哪一个都不逊色于此女,更不用说,眼前这女子身带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神欲无染,并不是说神的心性清净,更不是不喜男女之欢,而是一旦抵达神灵,其品就高,这种怨气,就似是女人在身上涂满了粪便,怎么可能生出欲望?

        人鬼相恋,或有可能,因为人看不穿,闻不到,而神鬼相恋,自古未闻,就是这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里是你的居所?”裴子云扫了周围一圈,明知故问:“这里只有一条河,一座桥,哪里有你的府邸?难道你露天而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妾身以桥为盖,以河为床。大人若不信,妾身可以与您示范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笑说,眼睛死死盯着裴子云,伸手欲解自己衣服,裴子云蹙眉不语,只是人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“噗”一声,后面一个一模一样的女子,正冷笑扑击,想前后夹击,结果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月光下刀光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惨叫声自前面女子口中传出,一处刀痕深入三寸,而在后面,一模一样的女子连惨叫都发不出,跌在地上,切开胸腹没有内脏,只有灰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灰黑气还没有冒出,两簇白色火焰同时在两女伤口而起,“轰”一声,遍布全身,两人一下子都变成一个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后面的女子只燃了下,就化成了灰烬,而前面女子,在火焰冒起的瞬间,就露出了惊恐之色,惨叫着在地上翻滚,试图扑灭身上可以焚烧鬼怪之身的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她自救及时,还是别的原因,前面女子被烧的速度,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看来她沾染的业果,比化身要轻得多。”注视着她们的裴子云,稍有点诧异的暗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所用的火焰,内含神力,怨气重的鬼怪会被焚烧得非常快,而怨气轻则会烧得慢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苟延残喘着的女子,明显与分身有一些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,她并不单纯的鬼怪。”想到关于桥姬这种鬼怪的传说,裴子云有了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才思考着,眼见化身顷刻间化成一滩黑灰,女子心如死灰,满是恐惧,这火焰虽缓慢,却毫不留情,一步步分解她的灵力和躯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,自己虽挣扎求活,却难逃一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就这样死去,她不甘心呐!

        死死盯着站在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的少年武士,她心中恨意弥漫,眼睛都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恨!”她趴在地上翻滚,手指甲死死扣住石缝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让身上被焚烧的痛苦减少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问为什么?”一直沉默着的裴子云开口,声音在冷风中更显嘲讽:“你一个鬼怪,伪装成人类来接近我,难道不是为了吞噬我的血肉,增强你的力量?这时,何必又将自己说成无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何况,你盘踞在这里,已害了不少人吧?这附近百姓,被你们吓得天还没黑就关门闭户,石桥下的尸骨,怕已是铺满了河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因你们都是负心人!”女子身上火焰越来越小,但这不是熄灭,而是她的身形越来越单薄,她知道自己很快将死,努力仰起头,用满满幽怨与恨意的目光锁住裴子云,仿佛看的不是一个在月色下突然造访的陌生人,而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啊,大人,你说过你会来找我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失言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你们都弃我如草屑,我要杀了你们,杀了你们这些负心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你们统统都杀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极度痛苦中,很明显女子已理智涣散,说话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站着,垂眸看她,这目光,让女子更愤怒,可她再想说话时,身体已化成了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死了?”随着这觉悟,一颗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,在最终沉入黑暗最后一刻,她突然之间迷乱了,盯着裴子云,仿佛在看她终其一生都没有再等到的一个男人前来,仿佛许多面孔与她重叠,恭敬的开门,露出了温婉的笑容:“您……终于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桥上重新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没有动,安静站着,看着焚烧出的两堆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几分钟,距离最近的灰烬,有无形浮起,旋转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下,黑色灰烬上重新幻化出了一道淡淡的虚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虚影趴在灰烬上,被风一吹,衣决飘飘,一头乌发倾洒而下,虽人影透亮,映着水光和月光透明,但与刚才样子,气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似乎是一件被污垢层层包裹的精美琉璃,蜕去一切丑陋,终显露出了内里的清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虽是平安时代,其实汇集了许多传说,不仅仅是现在。”裴子云站着,放任这一幕发生,肯定自己之前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桥姬(はしひめ),宇治川的女神,和离宫八幡神是恋人关系,只是平安时代,是访妻制,妻子不能与丈夫同住,只能在娘家,一夜夜翘首盼望丈夫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神引颈翘望河面远方姿态,与时代相合,刺激了众多歌人的想像,留下不少著名和歌,只是渐渐,一心一意的等待,在每个寂寞的夜中,变成了哀愁,又变成了恨意,不断有的跳水自杀的女子,与之相合,就渐渐染上了浓郁的鬼怪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虽刚才出现两个都可以算是桥姬,但很显然,并不是所有桥姬都有神格,破茧重生这个才算是被这条河这座桥承认的末等神祇。

        杀了她,可获得一些神力,但裴子云并无此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望向天空,又有雪飘下来,看了趴在桥上,慢慢重新凝聚实体的桥姬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再心存怜悯,接受那些女子的怨恨,虽然她们也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就应该是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桥姬渐渐苏醒,睁开眼一刻,她看到的就是走远的少年武士的身影,以及他丢下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死?”迷茫眨了眨眼,她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治川桥上,雪越是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