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异小说 - 武侠修真 - 盗天仙途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十二章 坂田金时

第七百十二章 坂田金时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    鲜血飞溅,有几滴甚至溅到了亲王的脸上,闻到了腥气,亲王一阵欲呕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不久前,屋内情形还是压制着妖怪,可顷刻间,敌我颠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用说虽贵为亲王,还真没有看见拼死搏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容不得细想,挣脱了束缚妖怪显也知道擒贼先擒王,一爪落下,武士的半张脸就被撕下,白骨都露了出来,跌翻在地,连惨叫都喊不出,只是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妖怪就目露凶光,扑向亲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为尊亲王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亲王一人,或还能躲避下,可这屋内本不大,王妃及侍女都挤在一起,这种情况下,人人哭喊,推搡逃走,他是男人力气大些,也没办法从混乱人墙中突围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命休矣!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带着血肉残渣爪子,随恶风袭到,亲王在生死攸关刻,脑海中快速闪过短暂前半生,只觉得自己活得平庸又窝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叹,身是天照大神后裔,竟然要死在一个妖怪手里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闭眼准备等死一刻,一道微光在眼前一闪,妖怪随即就发出了比众人更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耳朵一痛的亲王,意识到了什么,猛睁开了眼睛。“山田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亲王殿,快保护亲王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再挤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才反应过来人,都赶紧拥着亲王和王妃向后撤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以及复杂的心情,亲王还不忘回头去看,就见原本站着地点,裴子云持刀而立,气度沉凝,而在他的面前,妖怪惨叫着,刀口并不深,但白色火焰附着伤口,将它焚烧,任凭它打滚也无法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了不起!”有人忍不住低声叹着:“就一刀,妖怪就燃烧起来,这是法师的手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耳畔的惊叹,让亲王很快明白刚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在自己即将被妖怪所害时,之前救了自己的山田信一再次出手,一刀将妖怪斩中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山田君……”素来容易感动的亲王,看着站着的山田信一,心中感动和忌惮混淆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望着正被烈火焚烧的妖怪,亲王心中同样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这时代有一些厉害的武士是能斩杀妖怪,但从没听说过,有武士一刀斩下,能让妖怪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说,对方懂得法术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妖怪本身受了重伤会自我焚烧?

        这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扫视四周,见着众人神色各异,有惊讶、感激、羡慕、妒恨,亲王又看向了山田信一,心中盘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橘氏已经衰退,更不要说橘道贞,这样的武士,是不是可以收为自己手下?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没有去理会周围看向自己的各种复杂目光,神色平静,盯着燃烧着的女妖,心中也在思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以为是妖怪,结果是曾为人类的女鬼,还是身前有过册封的女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催生出人类心中恶鬼倒比培养一个妖怪容易多,之前没有发现,是有力量遮掩了气息,难怪能靠近亲王,并且还想毒杀亲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亲眼一看,才知道为尊亲王的天寿已到了,这才是妖鬼能近身并且危害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朝廷再衰退,亲王之尊,也不是妖鬼能打杀——哪怕是快死的亲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毒杀了亲王,也会有反噬,这妖鬼仅仅是炮灰?可这目的又是什么?或许,还有别的用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寻思着,却一笑,之所以保护为尊亲王,是免得把这帽子扣到自己身上,以争取恢复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再斩杀二个大妖,自己就能在这世界也获得神的身份,到时就无所顾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就算拖延时间的计划不行,举世尽敌,也不过是多了些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凭千种算计,一刀斩之。

        才沉思着,因女鬼燃烧,空气中弥漫一种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烧掉肉体的味道不同,这种更奇怪,更污秽,更令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算这样,惜命的亲王等人,也没有逃出庭院,怕的是黑暗中还有别的妖怪潜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无薄伽梵帝·毗沙舍·俱卢毗琉璃……”与众人的角度不一样,和尚显然看出了更深点的东西,望向裴子云的目光里带着戒惧,真言声中,身上带上了点肉眼看不见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真言?”裴子云看了下,心中微惊,自己屡经数世,还是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佛光,暗暗评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佛光太过微薄,但是论背后的本质的话,似乎与阿尔忒弥斯(Artemis)相当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一阵骚乱,有人高喊着亲王名号,听口气不是府内的人,伴随着的,还有嘈杂的脚步,正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尊亲王看向王妃,低声问:“你刚才还通知了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王妃回答:“可能是刚才的事传了出去,有外面的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尊亲王府虽是王府,但在平安京里,却不是铁桶严实透不出风去的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“亲王”已死的这消息,绝对算得上大事,府内但凡有别人的眼线,就不可能不立刻将这消息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有心人,就是普通贵族,知道了,大概也会想着派人打探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亲王真因情仇被乡下武士所杀,必会招来武士围剿凶手,并且肯定会祸及橘道贞,以及在和泉国的山田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说话间,外面的人就已来到了庭院,一脚踏入庭院的人,看到屋内情景,尤其目光落在了手持木刀的裴子云身上,立刻面露怒容:“大胆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呵斥,身后十几名武士,立刻哗一下冲进来,将裴子云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看着快要被挤满了的屋子,微笑就往外走,仿佛根本就没将隐隐围着自己的武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裴子云的举动,围着的武士,也不动手,慢慢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武士这样做,是抱着引人出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屋内动手,容易伤及无辜和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你这个乡下武士,可是山田信一?就是你欲伤害亲王殿?还不放下刀投降,可以给你体面的切腹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武士喝着,面容严肃,嘴唇紧抿,高高的颧骨上有一双细长而冷静的眼睛,带着浓烈的肃杀之气,很明显杀过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看到了还活着的为尊亲王,事实与得到的消息有误,可山田信一在亲王面前手持木刀,一副不恭顺的模样,是眼见的事实!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这武士双脚贴地,缓缓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这人双手持刀,刀尖向上斜指,虽缓缓逼近,脚只抬起一寸,肩膀稍垂,这是可攻可守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搏杀的世界,技艺都大同小异啊!”裴子云身形稳若泰山,微微感叹,眼见着对手不断积蓄着气势,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第五步时,武士积蓄的气势抵达顶点,当下大喝一声,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刀斩下,似乎整个庭院一暗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握刀在手,挥出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光破空而至,正击中木刀,发出轻声,接着对方却并不迟疑,刀光转进,连攻七刀,刀刀是军中风格,毫无虚着,分个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木刀与铁刀,但随着进攻,“铮铮”连声,金呜声震耳欲聋,二人你来我往,身形动作,都变得极快,围着的武士有一部分甚至无法看清二人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雪又下了薄薄一层,因着二人交错,泥泞了一片,新的落雪在刀光下,甚至避开了这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精彩!

        这乡下武士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人都看得目不转睛,一瞬间忘了自己职责,在雪落入脖颈刺激下,才一个晃神,瞳孔一缩,警惕盯着场中,慢慢逼近,这可不是两个武士的决斗,面对敌人,向来是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坂田君,住手,不要打了!”眼见着情况恶化,就要发生流血冲突,为尊亲王醒悟过来,苍白着脸,挥手阻止:“不要打了,山田君救了我,并不是凶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坂田君?

        能被为尊亲王称一声“坂田君”,身份并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盯着对方武士的徽章,是源氏的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除了坂田金时,裴子云也想不出第二个人,这果然是自己猜测的人中的一个!

        坂田金时,源赖光麾下四天王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在当代武士中,实力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很多人也是认同,这从看到山田信一与坂田金时交战,能不落下风就很惊讶,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坂田金时虽战意颇浓,但亲王的命令,不能不听,当下向后跳去,短暂沉默,坂田金时开口对着裴子云说:“山田,你很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在验证,刺一声,一道缝隙出现在坂田金时衣服上,露出了里面的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刀锋所致!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交手,从开始到结束,不过三分钟,见者无不惊骇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子云面对众人目光,心静如水:“坂田君,你也很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的确很强,但如果不是周围武士虎视耽耽,随时可能出手,这一刀就能刺入人体,给予坂田金时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输了就是输了。”坂田金时沉着脸说着:“既是你救了亲王殿,那就是我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一顿,又沉声问着: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,山田君又为何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投靠藤原家的源氏武士一员,在这平安京中,自然有着查问的权利!